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只是一个人

我爱一个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那英】[转贴]十年砍柴:“那英式”无意识的特权思想更可怕   

2011-01-12 15:14:22|  分类: 社会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[转贴]十年砍柴:“那英式”无意识的特权思想更可怕
那英在娱乐圈内一向是直爽豪放著称。1月9日晚她发了条微博:“今天特早就把妆化完了,刚到国家体育馆来参加交管局春晚,一进后台。。。。。演出服没带!!!我?我?这时候交管局滴全冲上来咧!警车开道带着我那笨助理飞奔而去!交警这时不用啥时用啊!”一下子就引发了不小的声浪,网友纷纷指责其有特权思想,第二天经传统媒体报道后,此事进一步发酵。那大姐自觉失言,删除了那条微博,但如此并不能平息舆论。

实事求是地说,在现实中,那英这种做法并不算什么过份。县长下乡有人撑伞,厅局级官员下去,当地警方动用有“僭越”嫌疑的保卫措施,已不是什么新闻。像那英这种大腕-----哪怕是有些过气的,去京外某县、某市演出,当地用警车开道的待遇也想必享受过。如果说她有什么“失误”的话,是她对微博的传播特点以及网络舆论的聚合效应没有足够的认识,以为只是在自家客厅里和朋友的一句玩笑话,殊不知作为公众人物的她,在微博上发表的言论即是公共言论,招来公众议论纷纷,亦属正常。

那英的失策还在于她失言后,并没有冷静下来对这一事件做一番评估,而是火上浇油地回骂网友,且爆了粗口,又再次失分了。有网友议论说,这事要搁在有些国家,公众人物会公开道歉,而那位派警察出动警车去拿演出服的警官很可能辞职。当然,我知道这是在中国,那英有理由抱屈,认为网友小题大做。这点小小的“特殊待遇”在处处可见特权优先的时代确实算不了什么。但这说明两点:一是特权思想渗透到许多人心中,许多时候浑然不觉。享用特权也许不能实际上给他带来好处,但心理上能获得某种满足。比如一些特权车闯红灯,未必司机有啥急事,但他想获得的是一种违法而不受处罚的优越感-----这是许多平民用钱都买不来的。那英微博中那句“交警这时不用啥时用啊”隐隐可透出这种心态。交警是国家公器,让国家公器为自己服务,那感觉和晚清时慈禧老佛爷赐京剧名伶谭老板黄马褂庶几相近。二是反应了公众对公权私用现象的焦虑感,而这件“小事”是可以作为公众批评特权而相对安全的靶子。

笔者也在微博上参与了这场讨论。一些人认为交警可以为高考时忘了带准考证的考生出动警车,回家取证,为什么就不能给一个演员取演出服。我想这两者是有区别的,从法理上和情理上很不一样。一切公权力都应该为公共利益服务而不能只为特定人物服务,更不能私用。高考中那些忘了准考证的考生并不特定,交警为其取证体现的正是公权力的职责。同样是演出和集会,有些是涉及公共利益,可以出动警察,进行交通管制。譬如一场足球赛,尽管是商业比赛,但球迷太多,为了公共安全,警察到场维持秩序十分正常。若那英参加某个公共性很强的演出活动如奥运会开幕式,她忘了演出服可能影响活动的正常举办,警车出动为其迅速取回演出服,在逻辑上说得通:这是为了公共利益。而那英此番参加的只是交管局内部的年终演出-------说白了,就是一种“堂会”,是交管局犒劳内部人士的,交管局让警车开道去取演出服,难脱公权私用之嫌疑。而从情理上来说,考生没有准考证可能耽误一生,公众为此给警车让道牺牲自己一点利益,孰大孰小,一看便知,一般人能理解。而一场内部“堂会”,没有演出服能有多大的影响?何必劳师远奔,让民车为之让道。

从这件事来看,一些演艺人士虽然名气很大,但离一个现代公民的距离还很远。
那英的性情和意识:寻求成为超级公民的快感?

2011-01-11 南方都市报 作者:和菜头

歌手那英日前参加北京市交管局主办的春节联欢晚会,临上场发现表演服没有带来。于是,交警带着她的助理飞奔去拿。那英意犹未尽地在微博上发言回忆道:“这时候交管局滴全冲上来咧!警车开道带着我那笨助理飞奔而去!交警这时候不用啥时候用啊!”反响自然非常恶劣,立即被批评说滥用交警特权。而那英也针锋相对地又回了一条:“别TM以为我烂用交警特权!几条马路都管制!靠!你鸭试试啊!”(原文如此)

网络上的意见并不一致,有相当数量的人站出来挺那英,认为这是那姐真性情的表现,犯不着上纲上线扣帽子。我觉得性情的确是真性情,证据是这两句话说了没多久就被删除了,不是真性情的话怎么会消失得那么快?真性情的那英脱口而出,这些话就应该是她心中真实所想,毫无矫饰掩盖,并不是歌星站在台上面对观众和媒体作秀,是赤裸裸的真实。也正因为这样,那英说这两句话的心态值得玩味。

这个社会里每天都有人用人情、用关系、用手段,在那英之前,还没有什么人直接说“用交警”的。交警在那英口中被充分物化了,去帮她取衣服的是一个活人,有血有肉,有名有姓。唯有充分把对方视为工具,才会自然而然地用集合名词去称呼,如用车、用钱、用牲口。一个“用”字,一边站着明星,一边站着跑腿的无名交警,尽显那英一个“我”字顶天立地。

“这时候不用什么时候用”的说法也极为有趣,说这话的意思是唱堂会这件事极大,极重要,所以值得为此调度一切资源,使用一切权力,简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说这话的时候,那英自己的立足点在哪里呢?看不出她是站在艺人的本位上说这话,倒很像是站在联欢会主办方的位置上,简直就是晚会组委会的主任了。她的事就是晚会的事,于是那英这番话的逻辑前后就一致了。

这件事让人郁闷难当的不是那英的口无遮拦,而是她的真性情之后流露出来的个人意识,那些她认为天经地义的部分。整件事情从头到尾,没有看到她的丝毫歉疚之情,似乎演员外出表演,忘记行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忘记行头让别人去取,她没有丝毫感谢,更说不上这种感谢可以落到某个具体的人身上。她为什么要感谢呢?她只是在“用交警”,谁会感谢一把铲子,一根撬棍?那英太忙了,因为她要忙着炫耀,炫耀主办方为了她如何忙作一团,又如何一路绿灯,给与特权。

那英当然非常清楚地知道什么是滥用特权,所以她会抑制不住地写微博炫耀,为了自己和别人不平等而骄傲,为自己的那套行头在法外飞奔而炫耀。应该说,如果没有后来的批评声浪,她大概会整晚上都很享受这种感觉。而所有这一切,无非是因为她为权力机构做了一点点事情。因为这一点点事情,让她恍惚之间就成为了权力机构本身,整部机器上最重要的一个螺丝。所谓恃宠而骄,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样子。

艺人学识、修养都极为有限,没有必要太过苛责。他们是用来装点节日的,谁能跟圣诞树过不去呢?但是,那英的真性情表演却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扪心自问,自己奋斗多年究竟是为了什么?难道就是努力为了和别人不那么平等?就是努力让自己成为超级公民,寻求自己永远在规则之外的快感?是不是我们的内心中如同那英一样,已经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种观点,而且正在这么生活工作?是不是除了我们自己,所有其他人只是自己达成目标的工具?那么,当我们都开着警车、消防车、救护车去拿衣服的那一天到来的时候,这路还能怎么走呢?(作者系知名网友)
 
      王攀:公权私用,那英的心声也是国人的心声

      9日晚8点刚过,那英的一条微博在网络上激起千层浪,遭到众多网友抨击。事情是这样的,那英一早化好妆,就为了到北京国家体育馆参加交管局的春晚,但一进后台才发现没带演出服,“这时候交管局的人全冲上来啦,警车开道带着我那笨助理飞奔而去!交警这时不用啥时候用啊? ”(1月10日《新闻晚报》)

那英肯定为这条微博,以及后来回击网友的微博后悔的吐血。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,姑且叫那英的心声吧。这种心声表现在:1、意识不到公权私用的不该,所以才会心甘情愿使用特权;2、公权私用,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,所以才会炫耀。这种心声,其实不是那英自己的,更是国人的。我们始终处于人格分裂的状态,我们批评一些公权私用现象,仅仅是因为私用者是他人,不是自己;一旦是自己,不仅心安理得,而且还会炫耀。

那英为了戏服,交警部门竟然警车开道。这让人突然想到了前不久奥巴马总统打篮球,在跟对手抢球过程中嘴部受伤的事,碰伤奥巴马的队友仅仅说奥巴马表现的很勇敢,丝毫没有道歉的表现——不会因为对方是总统,碰伤者就诚惶诚恐;更叫人啧啧称奇的是,奥巴马受伤了,专车带着他去医院,不仅没有警车开道,而且遇到红灯就停——奥巴马治伤的待遇,竟然还比不上那英的戏服——在交警警车开道下呼啸而去,呼啸而来。

又突然想到了周久耕。那个因谈房价触犯众怒的房管局前局长周久耕,被人肉搜索发现吸的是“九五之尊”香烟——一个局长怎么能够吸得起这么好的烟?朴素的逻辑最终将这个局长的贪污行为昭然于世。周久耕香烟门教育了官员,改变了官场,只是“敌人”更狡猾了——一些官员开始抽裸体烟,即,会议桌上只有香烟,没有烟盒。我在想,那英的遭遇,也会教育一大批人,即,公权私用也就罢了,千万别拿出来炫耀。

作为公众人物,这次那英树立了一个坏榜样。我们痛批之。可痛批之后,我们不妨反躬自问,如果我们是那英,或者恰好有机会公权私用一下,我们会不会用呢?会不会炫耀呢?或者不会炫耀,但能否拒绝呢?我不敢保证,因为我觉得连我自己都没有信心。曾有人说,在国外闯红灯被认为傻,在国内不闯红灯被认为傻。对于公权私用,会不会也因为私用者太多而不用者显得另类呢?不知道。这个问题,我们在批评那英的同时,需要自问自答。

人格是用来分裂的?我相信,如果公权私用发生在别人身上,让那英去评价,她或许会指出不妥来。但一旦发生在自己身上,就已经变味。那英在第二条微博里回击的很好,她说,“别以为我滥用交警特权!几条马路都管制!”因为交通管制,所以自己公权私用一下,情有可原。这是那英的借口,又难道不是国人普遍的借口?
 
 
小意思。前不久我上成都双流国际机场,机场高速居然封闭!我只好绕道,庆幸走得早。后来得知自然是有中央级的大人物从此经过:一溜清一色的黑色小轿车。

没有特权,何来公器私用?!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